县长信箱

来信情况:已交办
信件主题: 关于关口老街拆迁问题的情况说明
来 信 人: 邹延强 来信日期: 2018-12-15 信件编号: 201812150900434492
来信内容:

     本人房屋位于关口街156号,有住房5间,对于此次县政府组织的棚户区改造项目,我本人表示热烈欢迎,并大力支持。但征收办在未取得我本人同意、并未签订安置协议的情况下,把我的房屋进行了拆除,并已在我屋基内修建了施工围墙,此行为显然违反了国家拆迁的相关政策及法律,并与宁陕县人民政府颁发的拆迁文件(宁政办发(2018)99号)中的相关拆迁条例及处理办法相违背,就此次事件的前后经过,本人阐述如下;

    1.2018年9月29日本人听到要拆迁的事情后,主动到县征收办公室进行了沟通。并于邱干事进行了谈话,表明了我的态度,并就有些事情进行了说明,留下了电话,以备到时真正签合同时联系之用。

    2.2018年11月14日,征收办杜干事打来电话,让回来协商相关拆迁事宜,中午我从西安赶回宁陕,下午立即与邱干事取得联系,并到发屋现场了解情况,因现场比较危险,实际工作并未进行,事情不了了之。

   3.2018年11月21中午突然听到邻居反映,老房已经拆除,当天晚上我赶回宁陕,发现房屋已经拆倒,第二天一大早我来到拆迁办与邱干事联系,并与苏蕾商谈,对于拆房之事苏蕾本人也表示道歉,说是本不想拆除你家房屋,但拆除邱家房屋时砸到了你家房屋,故而你家房屋倒塌,在此我也发表我个人意见,明明知道拆除隔壁房屋可能造成我家房屋倒塌,为什么还要拆除,其意欲何为。谈到实际安置条件,苏蕾说有些条件他本人拿不了事,需请示上级,我只好在等,并说好事情在没谈妥之前,维持现状。但没过几天围墙却在我家地基内修起来。

4,2018年12月3日下午我主动与苏蕾电话取得了联系,进行了沟通,但苏蕾说事情已经上报,需要等待。事情又过去了10几天,未见事情有任何进展和答复。

     以上为此次事件的全部经过,本人就此事谈如下意见;

1,本人并非不明事理之人,也无意阻挠拆迁,也主动与拆迁办进行联系,但拆迁办并未就此事积极联系商谈,只有11月14日主动与我打过一次电话,不沟通也不协商,答应好的没谈好之前先不动房屋,但11月21日施工队把房屋拆为平地,房屋内的东西也未搬走,事前也未通知我本人。中国是个法制社会,当今处理任何事情都以法律为准绳,拆迁办的行为严重侵犯了国家关于公民个人财产受法律保护的法规政策,其行为应该受到法律的制裁,先关责任人应该受到处分。

2,就拆迁条例来讲,拆迁文件(宁政发(2018)90号文件)就拆迁做了详细说明,但对与我家房屋部分坍塌,苏蕾提出1:0.8的比例进行置换,1:1的比例政策都要上级领导批准才行,就苏蕾提出的这两个比例标准方案,拆迁文件上从未提起,对于有坍塌房屋的处置及置换比例,拆迁文件上也未说明,对于我的置换比例,完全是苏蕾个人说了一个标准,没有任何依据,显然不能说服任何人。另外房屋原本打算翻建,但县上说马上改造,不允许私人再修建,故而房屋不能修建,造成房屋部分坍塌。综合以上事实,本人要求拆迁办按文件精神,按给大家的政策公平对待,按1:1.25的比例进行置换,其余事项按规定办理(如过渡费,搬家费等),就屋内家具家电为搬出造成的损失,拆迁办应照价赔偿。

3,原我房屋后面贺德香房屋的土地归属权应属于我,我有相关文件证明,此次拆迁贺德香只能地上建筑部分,土地的赔偿应该给我赔付。另外,房屋的土地证在我这,贺德香怎么能办出来土地使用证,在此表示质疑,县土地管理部门怎么能给贺德香发放土地使用证。

     以上就事情的发展经过进行了详细说明,我的诉求也一一说明,烦请相关部门调查清楚,还我一个公道,我的合法权益得到伸张,对于违法拆迁的先关责任人得到应有的处理,

处理进度: 已转交到 宁陕县国土资源局,宁陕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 处理, 于 2018-12-23 之前处理完